政府积极回应网络政治参与缺乏主动性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2-20 09:38:00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政府回应态度指的是政府在回应公众诉求时所持的主观指导思想。回应态度的优劣主要是通过政府回应行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来体现。因此,回应态度是整个政府回应过程的开始,积极主动的回应态度对于提升政府回应效能至关重要。虽然,在网络政治参与迅猛崛起的背景下,当前我国不同层级的政府部门都在通过设置专门的机构和岗位来努力提升自身回应能力和回应时效,以应对网络政治参与给政府回应工作带来的巨大挑战。透过政府网络政治参与回应的实践我们会发现,虽然现代信息技术的应用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政府回应渠道的改善以及回应能力的提升,但政府回应工作的最终落脚点——政府网络政治参与回应效能却没有太多的改观。这主要是由于政府回应态度缺乏主动性造成的。

一是政府服务意识薄弱,主动回应能力不足。政府回应突出政府对社会诉求的满足,其本质是政府为社会提供服务。由于受到我国传统政府管理模式中的“官本位”和“人治”思想的影响,政府及其工作人员的公共服务意识并不强,服务意识较为薄弱,尤其是在面对公众诉求时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往往会出现相互推诿、甚至会出现敬而远之、不闻不问的现象。尤其是在网络环境下,在面对公众诉求或者网络公共事件时,在巨大的舆情压力下,政府毫无招架之力。政府为及时摆脱这种回应困境,往往会首先从维护政府形象的角度考虑,对于公众强烈的信息诉求采取信息封闭或者是敷衍应对,更有甚者可能会发布虚假信息来误导公众。然而,在互联网空间政府对于信息的掌控能力要远远弱于现实社会,因此,基层政府所采取的敷衍、封堵、隐瞒的回应“策略”不仅不利于事情的解决,而且容易酿成更大的危机事件。2016 年,江西省九江市房管局的政府网站上有网友曾问“首套房产证明办理需要哪些资料和手续?可否由亲属代办?”而房管局网站管理员给予的回复是“不知道”。在 2017 8 月大白新闻曝出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检察院门户网站在信息公开方面存在问题,设置的一些信息公开板块没有具体内容,在这一问题曝出后,当地政府及时予了回应,而回应的内容却是“你想了解具体的情况那就来一趟检察院,我也不知道在网上咋查”,这样敷衍的回应态度和回应内容难免引起公众不满。因此,这种“回应烂尾”的不作为和“走程序”的乱作为充分反映出政府服务意识的淡薄和主动回应能力的不足。二是政府信任层级的差序化,造成政府回应指责上移。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我国政府公信力都与政府的行政级别形成正相关关系,即行政级别越高,公信力越高,反之越低(如图 4-1)。形成该局面一方面是因为上级政府比下级政府掌握着更大的资源调配权限,所做出的回应也具有更强的执行力;另一方面,上级政府决定着基层政府的政绩考核结果,在遇到问题时,基层政府首先要获得上级政府的认可才能做出行动。长此以往,基层政府的回应能力建设更多的被执行能力建设所取代,一些基层政府门户网站的建设形式化重于实用性,网站基本丧失了服务公众这一核心功能而仅仅成为了传递上级政府信息的便利渠道。面对网络政治参与群体的回应诉求,基层政府往往是唯上是从、

墨守成规,并无实质作为。以乡镇及政府为例,在我国政府行政层级体系中,乡镇级政府处于行政体制的末梢,也是距离公众最近、与公众政治接触最多的一级基层政府,如果按照良性的政治接触趋势来分析,乡镇级政府应该成为公众信任度最高的一级政府。

然而,在实际的政府运行过程中,我国的乡镇级政府却是受公众诟病最多的一级政府。这种状况出现,一方面是因为基层政府受到权力层级和人员配备的制约,面对网络政治参与的汹涌态势缺乏有效的应对举措,很难第一时间对公众诉求做出有效的回应;另一方面是受到尊重高层权威这一传统官僚思想的影响,公众对高层级政府的回应信息更加信任。在这种形势下,网络政治参与主体对于基层政府的信任度远远高于高层级政府,也正源于此,公众在表达利益诉求时往往会越级选择更高层级政府,借助更高级别的公权力来提高问题解决效率。而基层政府则更多的是选择执行上级指令,将自身的信息公开责任和回应职责“上移”给上级政府,通过不作为的懒政行为来规避信息公开和回应公众可能带来的责任。这种因为政府信任的差序化而造成的回应职能“上移”,不仅增加了上级政府的回应压力,同时也让基层政府的政府回应主动性慢慢缺失,基层政府回应效能的提升成为空谈。正是由于政府回应缺乏主动性,也导致虽然政府具备较为完善的网络回应渠道和相应的技术支撑,但实践中政府回应工作依然和过去一样更多的是局限于发挥“救火”功能,而不是着眼于积极履行回应义务的“防火”功能。这种被动式回应虽然能够暂时把事态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起到减少事件危害、到降低事态影响的效果,但这种消极懈怠的处理方式也为问题的发酵提供了机会,为引发更大的危机埋下了隐患。因此,作为以构建现代政府为目标的回应主体,应积极树立并落实“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从主观上重视政府回应工作在推进政府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进程中的作用,不断增强自身服务意识和回应能力,主动听取和收集公众政治诉求和意愿并且及时给予公众有效的回应,切实提升政府网络政治参与回应效能。

2 政府回应网络政治参与过程不透明

政府回应不是政府的“单边主义”行动,完善的政府回应工作流程应该是政府与回应客体在公开透明的环境下通过平等、有效的协商与互动,并最终达成一致。整个过程政府应该做到回应信息公开、回应过程透明、公众满意度评价公示。为此,早在 2008 5 月,国务院就已经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要求各级政府要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为基本指导原则,积极构建以政府门户网站为核心的网上信息公开平台体系,依托电子政务这一信息公开载体,推进政务公开工作。在 2013年,由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府信息公开回应社会关切提升政府公信力的意见》中要求政府要“积极拓展政府网站及新媒体的互动功能,围绕政府重点工作和公众关注热点,主动征集公众意见建议,并且以及时、便捷的方式与公众进行互动交流。”。

然而,由于目前我国政治民主化进程与网络民主的发展要求存在一定的落差,各级政府的网上治理活动仍然限定在相对封闭的场域内,在回应网络政治参与的过程中依然存在着严重的不透明现象。以处于我国地方行政区划体系中最高级别的省级政府为例,通过对31个省级政府门户网站回应渠道的实际查询和统计可以发现(表 4-3),截至2017 7 月,我国省级政府门户网站当中有 24 个开设了政府回应信息公开功能,开设比重超过了 77%。但是通过查询发现公开内容均是选择性的公开,没有公开的内容却占大多数,而且可以看到公开的互动内容均是问题得到了政府较好的解决,而对于一些相对棘手的问题,政府回应公开环节往往会选择不予公开。由此可见,我国省级政府门户网站整体上回应信息公开工作不严谨、缺乏责任担当,存在着“报喜不报忧”的现象。根据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 2016 10 月发布的《法治政府蓝皮书:法治政府评估报告(2016)》对国内 100 个城市在政府门户网站信息化手段应用方面的统计分析得出:虽然我国各级政府及其工作部门基本上都已建立自己的网站,但是政府网站的建设仍然偏重于信息的单向发布,实际在线服务功能和与公众政治参与主体的互动功能严重不足。同时,互动功能作为政府门户网站基本的功能板块,绝大部分城市都在其官网上开设有固定、专门的媒体舆论监督栏目或市长信箱等问政渠道,但办结率和回复率并不高,甚至有的互动渠道存在着点击无效或者链接错误的状况。透过我国省级政府网络政治参与回应过程中存在的“假沟通、真回避”等问题可以归纳出,虽然我国各级政府相继建成了以政府门户网站为核心、以政务新媒体为纽带的电子政务平台体系,但在实践中电子政府平台所具有的信息公开和政民互动等优势功能却并没有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政府未经过与公众的实质性互动的而做出的回应行为,在公众看来只是一种愚弄民众的政府作秀,这种消极的回应行为不但不利于政府形象和公信力的树立,反而会加剧公众对政府的信任,进而失去对政治参与的信心,最终造成民主化进程的倒退。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