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人过失的判断标准及分类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03-06 09:43:29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1.重大过失

依何种标准判断重大过失,如何区分重大过失和一般过失,在现行法律中并未涉及,是实践中比较困难的问题。我国台湾地区最高法院在 1953 年台上字第 865 号判例中将“显然欠缺一般人的注意程度”作为认定重大过失的标准,而此标准也沿用至今,仍是台湾地区认定重大过失的有效标准。但对于我国大陆来说,作为法律标准的“显然”二字太过模糊,其判断完全取决于法官的自由裁量。例如在近期发生的宁波老虎咬人案件中,受害人认为老虎离自己很远,跳进虎区捡回手机后立马返回不会有危险。对此,有的人认为其进入虎区时间短暂且未挑逗老虎,只是一般过失;有的人认为其明知老虎习性却以身犯险,很显然是重大过失。我国大陆法制水平仍在逐步完善,此种判断方法主观性过大,会导致判决结果因人而异。

笔者认为,应将“欠缺一般人最低限度的注意程度”视为重大过失的确定标准。根据《罗马法辞典》中的解释:重大过失是一种严重的疏忽

1,缺乏普通人应有的最低程度的谨慎。依乌尔比安和保罗的说法,有重大过失者,“不明了所有人都明了的事情”。此外,德国判例中将重大过失描述为“未注意到每个人都应该了解之事,没有做最简单的思考”“不可原谅且特别重大”。也就是说,从罗马法和大陆法系的规定来看,重大过失的程度必须十分严重,具有不可饶恕性,且其参照的对象不是要求更高的善良管理人,而是普通的一般人。受害人没有尽到普通人最起码的注意义务,亦没有达到普通人最低限度的注意水平,则可判定其具有重大过失。

2.一般过失

《侵权责任法》第 26 条规定了过失相抵的一般规则,即受害方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加害方的责任。但该条款在适用上缺少了应有的统一和标准,使得法官自由裁量权过大。在笔者搜索到的以《侵权责任法》第 81 条为判决依据的所有案件中,均依据比较过错规则,将责任在加害方动物园与受害方间进行不同比例的分配。也就是说,在司法实践中,法官将该条款中规定的“可以”推定为了“应当”,只要受害方具有过失,且该过失与损害结果间有相当因果关系,就成立过失相抵。那么,过失相抵中的一般过失的认定究竟要达到何种标准?是否受害人的所有过失均可构成过失相抵?

笔者认为,衡量受害人有无过失应判断其是否达到了“管理自身利益的合理人的注意标准”,即是否违反了一个合理的人应为自己的利益而付出的注意程度。以在相同情况下假设的合理人的通常行为作为保护自身利益的合理人标准,如果受害人的实际行为不符合或者低于假设合理人的标准行为,受害人则被认为有过失。但是如果受害人已经采取了相应的、合理的避免措施,但没有避免损害的发生,或者受害人没有采取相当避免措施的原因在于其根本不具有合理预见损害的可能性,则不能认为其具有过失。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