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在高校思政教育中的影响效应分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19 09:32:00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网红”集平民化、娱乐化、生活化于一体,更能为当代大学生所接受,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使得“网红”与粉丝之间的互动更加便捷和频繁。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大学生的世界观、人生观以及价值观的塑造。在大学生与“网红”的互动中,大学生的言行在一定程度上会有意无意地向“网红”靠拢、模仿,潜移默化地将“网红”作为自己的榜样,由此产生所谓的影响效应。显而易见的是,“网红”中不全是满载正能量的先进人物,一些充满负能量、伤风败俗、危害社会的网络红人同样存在。正能量“网红”带来的榜样效应有助于正确引导大学生,自然也有助于大学搞好思想政治教育;反之,负能量“网红”的“榜样”效应会对大学生的思想造成一定的不良冲击,与学校所倡导的思想政治教育产生冲突。

总之,“网红”产生的影响效应有双面性,既有积极的榜样效应,也有产生消极的“榜样”效应。

1 正能量“网红”的榜样效应

1.1 示范效应

在教育领域,示范效应通常是指教育示范区值得效仿的、持续存在的、不断发展的各种示范因素,在其它地区开展的教育中产生积极影响,让被示范的地区学习和借鉴,并使被示范地区产生更广泛的或超越的良好结果的过程。

本文中示范效应具体是指正能量“网红”能够为大学生提供正确的行为示范。大学生眼中的“网红”往往是年轻的、有个性的、平台出镜率高的,这种想法是狭隘的、不全面的。习总书记在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座谈会上曾经强调:“道德模范是道德实践的榜样。要深入开展宣传学习活动,创新形式、注重实效,把道德模范的榜样力量转化为亿万群众的生动实践,在全社会形成崇德向善、见贤思齐、德行天下的浓厚氛围。”正能量“网红”有意无意地扮演了道德模范的

角色,他们的一举一动会对大学生造成潜移默化的影响。社会同样也需要这些正能量“网红”,让他们成为大学生的榜样。他们身上所具有的爱岗敬业、助人为乐的品质给社会带来了“真、善、美”的正能量。例如 2016 3 10 日,网上流传的一张浙江宁波 60 岁医生“打点滴坐诊”的照片,使这位医生成为了一位“老网红”,网友纷纷表示深受感动。而 2016 7 25 日,台州一名消防战士独自一人吃掉了整盆泡面的照片也爆红一时,网友们称之为“泡面哥”。但是图片的背后是他一天出警 8 次、连续作战两天两夜的辛苦以及保卫人民和国家生命财产的决心让人动容。正能量“网红”的高尚言行和成功事迹,给当代大学生很好的示范作用。大学生会看到他们健康向上的形象、感受到他们身上良好的道德品质,在产生强烈的共鸣感与认同感的同时,还会促使自己主动学习和效仿他们的言行,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

1.2 引导效应

大学生是社会的一个特殊群体,虽然其中的大多数已经成年,但是他们还并没有完全步入社会,价值取向和道德观念仍然没有最终形成,亟须正确的引导。网络的高度发展为国内新潮思想的产生与外来文化的传播创造了条件,但是二者所造成的冲击也是前所未有的。2017 1 月发布的《2016 年度网络思想状况分析》中指出:网络社会思潮走向多样化,网络社会思潮是对现实社会思潮的反映,一方面体现着当前中国社会各领域的复杂性,另一方面体现着中国社会利益格局和思想认识格局的多样性。

除此之外,受到网络舆论的影响,网络社会思潮呈现出特殊的表现形式,诸如历史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西方“宪政民主”、“民粹主义”等。这些思想悄悄地改变着一些大学生的价值取向,混淆社会的道德观念。值得注意的是,社会思潮的产生发展往往是从小范围的讨论开始,逐渐被一定范围的社会群体所认可,继而不断扩大为能够左右社会发展方向的思想力量。值得注意的是,社会思潮产生发展规律与网络思想传播规律十分相似,网络舆论的传播扩散与社会思潮产生发展很容易形成共振效应,对于我们广泛凝聚社会共识的工作形成巨大挑战。

面对共振效应带来的影响,坚持社会主旋律、传递正能量就显得尤为重要。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发表重要讲话,提出要重视培育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于即将走入社会、对学校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的大学生来说,正能量“网红”能够给予他们正确的思想引领与价值取向。正能量“网红”承载着中华传统美德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他们身上的美好品质以及高尚人格对当代大学生的思想以及价值取向有着积极的引导作用。

1.3 激励效应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要运用新媒体新技术使工作活起来,推动思想政治工作传统优势同信息技术高度融合,增强时代感和吸引力。”不难看出,提高“技术含量”是实现大学思想政治教育创新的必要途径,而充分运用现代科学技术辅助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是提高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技术含量”的必经之路。我们正处于信息时代,面对大众传媒和网络技术的迅速发展,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如果仍靠“一张嘴”、“一张纸”、“一堂课”,无疑是作茧自缚。

而正能量“网红”,作为社会的榜样,具有较强的人格魅力和道德影响力。比如 2016 年里约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傅园慧,凭借“洪荒之力”成为了“网红”“表情包”,但是在其活泼的外表下,有着不怕困难的决心、敢于拼搏的韧劲以及为国争光的荣誉感,这些都是大学生群体所需效仿的。还有“挑战不可能”节目中的川大教师运用科学分析呈现“听音识人”、“中国梦想秀”的“断臂钢琴家”刘伟,社会上一大批“最美护士”、“最美警察”、“最美教师”等等。他们在网友眼中是充满正能量的“网红”。大学生的思想意识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以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它的独立性、多变性逐步显现出来,在人格塑造方面更富有个性。在这种背景下,以明星、偶像、“网红”为主的榜样教育的优势逐步凸显,它与以高大上的英雄人物为主的传统思想政治教育相比更加契合当下大学生的心理。正能量“网红”贴近生活,更加“接地气”,他们的生动形象易被大学生群体接受,最为难得是他们身上具有的拼搏精神和高尚人格会起到很好的激励作用,从而使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更具针对性和实效性。

2 负能量“网红”的“榜样”效应

2.1 扭曲效应

负能量“网红”一般是指通过哗众取宠、丑化自身来娱乐大众,以暴力、色情、整容、大尺度为手段,甚至以反党、反社会言论为噱头来“圈粉”的网络红人群体。而负能量“网红”带来的扭曲效应主要表现对与“美”的扭曲。2015年曾经爆红网络的郭美美被判处 5 年有期徒刑,炫富、衣着暴露、爱自拍是外界给她的标签。为了在网络上博取众人眼球,她将自己包装为“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在其社交平台她时常晒出自己的豪车、名牌包,给中国红十字会带来了非常恶劣的影响。事发前郭美美展现在大众面前的形象通常是浓妆艳抹,搔首弄姿;当她站在法庭接受审判时,褪去了装饰的外表,她的本质只是一个含苞待放的女孩,只不过她扭曲了对于美的正确理解。

美的事物大家都会喜欢,大学生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也不例外,不过大学生的审美观尚未成熟,还需要正确的引导,但是负能量“网红”往往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改变了“美”的概念。这种改变致使大学生逐渐认为越丑越美、越“露”越美、妆画得越浓越美,从而颠覆大学生的审美观,进而混淆大学生对于是非的辨别能力,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为了出名,众多年轻的大学生选择挑战道德底线、不择手段,这种扭曲效应不单单是对大学生审美观的冲击,更是对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严重挑战。

2.2 错位效应

负能量“网红”会颠覆大学生原有的人生观,并且造成自身价值观的错位。某些“网红”一夜暴富,随即便进入炫富模式。殊不知,多数“网红”的成功并非偶然,他们背后有庞大的团队通过商业炒作才促使他们一跃成名。这种“一夜暴富”给大学生树立了一个非常不良的形象,会激起年轻人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态。

中国社会从古至今一直强调正确的“义利观”、“金钱观”。面对金钱做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始终是人们倡导的原则。这个“道”,就是要通过自身踏实努力、勤俭节约、遵纪守法、合乎道德的方式来赚钱。现在很多“网红”为了出名不择手段、惟利是图,在通过偶然因素或者有意识争取成名之后,无底线、无原则的拍广告、拍电影视剧,得到了金钱,却丧失了自我。对于大学生来说,获得机会实现自身的理想无可厚非,但如果只想着走捷径不劳而获,或者是不注重自身长期的学习、积累、历练和提升,个人发展最终很可能是昙花一现。

步入大学,告别了高中紧张的生活,一些大学生会忘乎所以、沉迷散漫。在不良思想的影响下,会为一部新手机和父母大吵大闹、会为一件“网红”同款的衣服守在电脑前不吃不喝、甚至会为了自己的虚荣心而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可以说负能量“网红”所带来的享乐主义和金钱主义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传播与践行产生了严重的冲击。

2.3 偏离效应

负能量“网红”会消解中国传统主流价值观念,造成大学生道德素质与个人品格的偏离。“网络红人”多数来自平民阶层,与明星“网红”相比,网络中他们具有个人生活化的内容更容易感染和打动观众,引起公众的共鸣,“网红”自身的价值观念也更容易传导给公众。这也给负能量“网红”提供了可乘之机,在行为层面,为了一直黏住粉丝,负能量“网红”往往通过在行为上展现出千奇百怪的特点来满足公众的好奇感;在思想价值层面,负能量“网红”表现出强调追求自我,反对传统价值、肢解传统主流价值观念等,呈现出“去中心化”的趋势。这种趋势给社会敲响了警钟,负能量“网红”身上这种充斥着强烈个人主义色彩的行为表面上代表着自我权利、自我个性的解放和伸张,但是如果不加以控制任由其放纵发展,就会衍变为对中国传统主流价值的消解与湮没。中国传统主流价值倡导集体和个人的统一。只有集体利益得到保障,个人利益才能得以实现;在尊重个人利益的同时,要兼顾他人和集体的得失,在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相冲突时,我们首先要以集体利益为重。

但是在互联网时代,负能量“网红”无视传统价值观念的主体地位,往往崇尚价值观的多元化,为了获取个人利益,不惜采取危害集体、危害社会的手段来博取公众的关注,这其中包括靠讽刺调侃甚至造谣中伤别人来吸引网友的注意力,靠另类的行为、犀利的语言甚至脏话粗话来博得公众一笑,完全不顾及社会公德和社会影响。大学生受到负能量“网红”的影响后,容易在道德选择和价值判断中迷失向,最终成为人云亦云的“牺牲品”,对大学开展思想政治教育产生较大冲击。

Tags: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