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法》对离婚诉讼中女性权益保护存在的不足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28 08:35:37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1.“感情确已破裂”的离婚条件缺乏衡量标准

婚姻自由原则是保障女性自主婚姻的基础,为女性在婚姻家庭中与男性享有平等地位提供了保障。作为婚姻自由原则的重要一环,离婚自由原则为结束没有感情的婚姻关系提供了解决途径。我国现行《婚姻法》规定了协商离婚和诉讼离婚两种模式。《婚姻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男女双方自愿离婚的,准予离婚。双方必须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离婚。婚姻登记机关查明双方确实是自愿并对子女和财产问题已有适当处理时,发给离婚证。”我国离婚实行登记制度,男女双方自愿离婚,只要依据法律规定对子女和财产问题达成一致协议,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登记手续即可。这种情况属于男女双方自由协商、自主意愿的实现,不属于我们的讨论范畴。

在我国,为了实现离婚目的,还有一种很普遍、很重要的形式,即在男女双方无法就离婚达成一致意见情况下,通过诉讼的方式实现离婚目的,即诉讼离婚的模式。《婚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对于诉讼离婚,《婚姻法》规定了法院得以判决离婚的标准,即“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从法律规定可以看出,我国采用离婚破裂主义,即不管男女双方在婚姻中是否存在过错,判断是否达到离婚的标准是男女双方感情已经破裂,没有继续下去的可能和必要。

但是如何确认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法律没有给出明晰的解释。感情是一种不可衡量、极为主观的心理感受,而且容易发生变化,对于男女双方的感情,包括男女双方自身有时候都无法言于其表,其他人更是很难对此做出准确的判断。受中国传统家庭模式的影响,男女双方在建立婚姻、组建家庭后,双方的感情受到多方面的影响,很容易发生变化。夫妻双方的感情亦容易与家庭繁杂的琐事牵连在一起,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就是这个道理。笔者认为,在以夫妻关系为基础的婚姻关系中,夫妻感情只是其中一部分,夫妻关系和婚姻关系是互相影响的,有时候夫妻感情破裂,婚姻关系并不一定终止;婚姻关系终止,并不一定意味着男女双方感情已经破裂。

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男女一方认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起诉主张离婚,而另一方不认可感情破裂不同意离婚的情况极为普遍。在离婚诉讼中,一方认为感情破裂,实则受到很多家庭纠纷、亲人干预的影响,陈述夫妻感情破裂,实则为了摆脱家庭关系,摆脱家庭矛盾的影响。这种情况以年轻人的离婚纠纷较为普遍。而在我国广大农村地区,仍存在较多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形式建立的婚姻关系。这种婚姻关系的建立以父母的意见为主,男女双方甚至在结婚之前没有自主建立感情。这种缺乏感情基础的婚姻关系,一方随后起诉要求离婚的情况非常普遍。而在当前广大地区彩礼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受家庭的稳固、后代的绵延、经济能力、甚至是家族脸面的维护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婚姻关系的维护至关重要,

因此女性起诉离婚后,男方不同意离婚成为常态。法院在审理该类离婚案件过程中,判断是否能够判决准予离婚,往往更多的是受起诉离婚的次数、调解的情况、子女抚养权和财产分割、债权债务的承担等离婚案件中实际需要解决的问题的综合影响。对于广大经济能力较弱、没有较高的自主话语权的农村女性而言,要摆脱这种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一次、两次、三次甚至更多次起诉要求离婚似乎成了常态。因此,在现行法律对“ 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无明确标准的情况下,很多女性在婚姻关系无法维持的现状下,能否实现离婚目的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经济能力、家庭干预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基于以上种种情况,离婚诉讼过程中滋生了很多现实问题。

1)无法离婚。以 G 市离婚诉讼现状为例。受 G 市不断攀升的彩礼的影响,

G 市很多未婚女性,年纪尚轻甚至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便在父母的意见下与尚不熟悉的男性建立“事实婚姻”关系,在符合结婚条件后再去补办结婚登记手续。由于共同生活之初,男女双方尚未建立感情基础,婚姻关系建立后,很多女性因为性格不合、观念不一、家庭矛盾等因素提出离婚诉讼。近年来,G 市人民法院尤其是管辖广大农村地区的基层人民法庭受理的离婚纠纷年龄趋于年轻化,且以年轻女性为原告起诉要求离婚为主。这类纠纷的处理,往往夹杂着彩礼的返还、子女抚养费的支付、婆媳矛盾、夫妻矛盾、姻亲矛盾等诸多问题,夫妻之间的感情是否破裂往往不是双方讨论和争执的重点。这类离婚诉讼的处理,很大程度上不以男女双方意见为主,受家庭意见的影响很大,有时候甚至出现父母表示同意离婚,当事人才能同意,父母不同意,当事人不能同意的情况。而被告一方为了达到自己的要求,往往主张“夫妻感情尚未破裂,不同意离婚”。这就导致《婚姻法》规定的“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衡量标准,在处理这类离婚纠纷过程中,往往被忽视,甚至无法发挥作用。而若女性在离婚诉讼中无法与男方及其家庭成员就其提出的要求达成一致意见,就要面临长期累次诉讼的境地。在广大农村地区,女性在结婚后,往往是离开母家与丈夫额外建立家庭或者跟随丈夫在夫家与其父母共同生活。在广大农村地区,很多人甚至还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的思想,女性一旦结婚,便无法在母家长期居住,即便母家接受,可能还要遭受邻里的歧视。在男女双方感情不合就离婚进行商讨或者诉讼过程中,女性一方往往无法再与男性及其家庭共同生活。而耗时长的多次诉讼,可能造成女性在处理离婚纠纷过程中面临“夫家回不了、娘家不可回”的境地。而年纪尚轻便结婚成家、生儿育女,她们往往缺乏劳动能力,一旦与丈夫不合,就会陷入无经济能力、经济能力差的境地。因此,完善离婚诉讼标准,对现行《婚姻法》规定的“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衡量标准进行明确和细化,有助于感情实际不合、无法共同生活的双方减少诉累,更有利于双方解决纠纷,收获新生。对女性而言,离婚标准的细化和明确更有助于明确预期,对无法继续的婚姻关系建立良好的判断和预期,让真正夫妻感情破裂的双方能够离成婚。

2)不敢离婚。在有离婚意愿的女性中,还有很大一部分群体年龄较大、结婚多年、甚至子女已经成年,她们在家庭中长期遭受丈夫的精神压迫,对很多事情不能做主、不敢做主、无法做主。这部分女性群体往往有强烈的离婚意愿,但离婚标准的不明确使得这部分女性群体的离婚之路往往特别艰难。

有这样一起真实的离婚案件。原、被告均已年过半百,子女成年。原告属于传统的中国女性,常年尽心尽力照顾丈夫、子女的生活起居。原告诉称其丈夫在1991 年因事故造成肢体残疾,性格的原因加上肢体残疾的自卑,形成了极端猜疑、暴躁的性格,严格控制原告的生活,禁止原告与任何异性发生任何正常的接触,一旦原告与异性有过接触,即便是正常的交谈,被告便会对原告进行辱骂、甚至是殴打。被告常年将自己的不满、自卑等问题形成的情绪发泄在原告及子女身上。极端的压迫让原告对生活无任何好的预期。现子女成年,原告终于鼓足勇气要求解决这段让其痛苦的婚姻,遭到被告的拒绝。被告拒绝与原告就离婚做任何沟通,并在原告表达离婚意愿后对原告进行威胁。原告无奈向 G 市法院起诉要求离婚。但是,与大多数遭受家庭暴力、精神暴力的纠纷相似,原告几乎没有在被告对其采取家庭暴力过程中保存任何证据,使得家庭暴力无法认定。而被告性格的偏激,使得法院在“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无法衡量的情况下不敢贸然判决。

Tags:

作者:佚名